城乡建设 创新驱动  乡村振兴 一带一路  智库调研 精准扶贫  中州城市科学奖 热线:0371 - 56758278   监督电话:16638180559

河南方城县:一块地皮两“地主” “土地爷阴阳两间”办手续 无视法规

河南方城县:一块地皮两地主 土地爷阴阳两间办手续 无视法规建国初期,铁路建设被列入中国交通运输发展的重中之重。在建设铁路征用土地补偿问题实施中,由于相关规定没有细化,造成历史遗留问题诸多,同时让部...

河南方城县:一块地皮两“地主” “土地爷阴阳两间”办手续 无视法规

 

建国初期,铁路建设被列入中国交通运输发展的重中之重。在建设铁路征用土地补偿问题实施中,由于相关规定没有细化,造成历史遗留问题诸多,同时让部分国土部门一些人员趁机钻进法律空隙,通过不正当途径售卖、购买国有和集体土地。使一部分土地归属权出现重重争议纠葛。

 

1969年南阳--许昌两地区修建的“漯南”(漯河至南阳)窄轨地方小铁路。由于时代变迁,九十年代漯南铁路被淘汰拆除,2000年左右铁路公司将占用的漯南段土地售卖,由此多处土地归属权产生极大争议,基层矛盾重重。

 

近日,接方城县群众反映,一块地皮竟然出现两个“地主”这一稀奇事。针对此事工作人员实地走访调查。

图:方城县新建街社区居委会出具的证明。

 

2019年12月9日,工作人员见到当事人王某朝,据王讲:“这块地1982年是我承包的责任田,一直有我本人在耕种,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国土部门在2007年把我这块地变成了国有土地出让给了黄某玉。2018年在我知道我承包的土地被出让给黄某玉后,我带着相关证据去国土部门反映,我见到了主管的李业飞局长,向李局长说明情况,提供村里出具的证明以及左邻右舍的证言证词。李局长表示:这个事情你要去问规划部门。”这让王先生非常不理解,我的土地是国土部门出让的,手续是国土部门办理的,为什么让我去找规划部门?针对此事,不知是否向王某朝反映的那样?工作人员向方城县自然资源局求证。

 

方城县自然资源局建设用地股蒋东方股长表示:“这块地属于铁路公司,当时在修建铁路征地的时候对村集体已经做出过补偿,不属于村集体的土地。”土地归属是否像蒋股长所说的那样不属于村集体土地?工作人员向新建街社区委员会进行了解。

 

图:1970年关于漯南铁路征地补偿南阳地委最高指示文件。

 

新建街社区工作人员表示:“这块地是本村白庄组村民王某朝承包的责任田,在1980年分地的时候分给白庄组了。1970年关于漯南铁路征地,南阳地委下的有个最高指示文件,按照当时的文件,从路基两旁坡角(边)向外各征地4公尺。王某朝分的承包田是在4公尺之外,不属于铁路征地范围内。”

 

图:2007年方城县国有土地出让依据的规划图。

 

带着种种疑问,工作人员再次来到方城县自然资源局了解,蒋股长表示:“2007年出让土地的时候是根据一张规划图纸来办理的相关手续。”在随后的走访调查中发现,在办理相关出让手续的时候存在程序违法行为。

 

图:2007年方城县国有土地出让的依据凭条。

 

在自然资源局提供的档案中发现2007年办理国有土地出让的时候只有魏某开具的一张把小铁路东,李某北1、2、3号地办给黄某玉的凭条,并未见到国有土地出让合同及黄某玉缴纳的土地出让金凭条。蒋股长表示:“当时领导交代了,只要有魏某开具的凭条就可以办理《建设用地批准书》,领导怎么交代我们就怎么做,肯定不会出错。关于国有土地出让合同一事,由于这块土地不规则,只能等到建设好之后测量过具体多少平方才签国有土地出让合同。当时我不是经办人,我只是知道这件事。”

 

关于黄某玉2019年5月份对建设用地批准书申请延期一事,蒋股长表示:黄某玉这个情况比较特殊,2007年的时候给她办理的《建设用地批准书》当时由于这个区域是拆迁区的原因规划一直不让建设。今年在统计的时候又说这里不属于拆迁区,所以黄某玉本人在说明情况后又再次申请了延期。工作人员多次询问是黄某玉本人来办理的手续吗?蒋表示:当时是黄某玉的女儿史某云来办理的,史某云说由于她母亲年龄大了没办法来,所以才委托她来办理,提供的有委托书和关系证明。工作人员要求查看相关材料时,蒋表示现在负责档案的工作人员不在,你们下午再过来。

 

图:2019年史某云在行使权力人发生变化的情况下依然以黄某玉的名义申请建设用地批准书延期手续提供的委托书及申请书。

 

下午,工作人员见到了一张2010年时签的一张不正规的关系证明委托书,还有并未署名的延期申请书。由于黄某玉已逝世,就史某云提供的委托及关系证明的文件,多次与蒋股长沟通,蒋承认在办理过程中存在疏忽,把关不严谨,不知道行使权力人已经发生变化。史某云为了办理这事也多次来我们局里,当时提供的有黄某玉的身份证复印件,由于申请主体没有发生变化,所以就给与办理延期手续了。

 

图:2019年自然资源局局长陈广福与死者黄某玉签的国有土地出让合同。

 

在2019年申请延期的档案中,工作人员看到一份2019年自然资源局局长陈广福与黄某玉本人签订的(编号:方土出让(2019)12及13号)国有土地出让合同。这不禁让人震诧,黄某玉已逝世,这份落款日期为2019年5月9日的合同又是从何而来?难道自然资源局还能和逝去五年之久的阴间人签合同吗?这份合同落款处的签章是否是陈局长本人所签?蒋股长表示:“由于陈局长平时比较忙,不可能每件事都面面俱到,上面的签章是提前盖好的放到我们这里的,什么时候需要直接拿来填写内容就可以了。”

 

对于这样一份“特殊”的合同是否具有法律效应?据业内人士讲:“自然资源局在此事件中存在程序违法行为,所签的合同及办理的手续不具有法律效应。史某云在自己母亲去世后,仍然以黄某玉的名义,继续办理相关手续,在办理相关手续的过程中所提供的材料,“涉嫌”提供虚假材料。”

 

针对一块地出现两个“地主”一事,自然资源局又是依据什么来判定为国有土地的?蒋股长提供了一份没有来源的手绘规划图。此规划图纸是哪个单位绘制的?蒋股长表示:“这个不太清楚,当时领导提供的,让按照这个图纸来办理相关手续。”这样一份没有来源的规划图纸也不能证明此地块属于国有土地?蒋:领导让这么办的,其他的我不太清楚了。在此次事件中蒋股长讲的最多的就是,领导交代让这么办的,其他的不太清楚。作为负责办理业务的股长,难道就不知道所办理手续的合法程序吗?

 

随后,工作人员向李业飞局长询问,关于2007年国有土地出让依据是什么?及黄某玉家属申请土地手续办理一事存在的违规现象。李局长表示:“我现在在市局学习,由于负责档案的同志去郑州学习了,等他回来之后提供相关的手续以及回复处理结果。”

 

关于2007年方城县国有土地出让一事经深入了解,问题错综复杂,矛盾重重,一块地竟然出现两个“地主”。据村委会出具的证明材料显示,该地块为集体土地,属王某朝承包责任田,然方城县自然资源局在2007年以国有土地出让给黄某玉。如此荒唐现象背后究竟存在什么原因?是当初国有土地出让,建设用地手续办理存在违规还是村委会捏造事实?诸多问题有待厘清。

 

希望方城县相关领导及职能部门,始终以解决困扰群众的烦心事、揪心事尽职尽责,让手中的权利真正做到为民排忧解难。针对此事将持续关注! 采编:(杨万里)

责任编辑
关键词阅读: 的新闻

关于我们加盟合作举报投诉须知人员查询联系我们

邮箱:hnsus@163.com    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产路34号大方商务(省发改委机关服务中心)7楼

法律顾问:郑州市公安局资深法律专家 刘海宁 河南太昊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宁明义

备案号:豫ICP备14023348号-4 豫公网安备11010102000014号

Copyright 2016 HNSUS.ORG .All Rights Reserved